戲劇初體驗

第一次的經驗,往往最會讓自己感動,有情世界,寫下生活的感動,最能清楚自己初發心。
由於六月初發心擔任義工,有幸因黑豹及志杰師兄的推薦,參加今年企業營戲劇組,也因此人生第一次參與了排戲,而初窺戲劇迷人之處。

以往只知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或説,做戲空,看戲憨。沒想到,卻有它自己不知道的嚴肅一面。

說千導像母親,有點不倫不類,自己只是想表達導演像個媽媽,清楚每位演員一舉手丶一投足。稱讚千導像上帝般,如果改説:千導像菩薩,會得到更多共鳴。千導確是千手觀音的化身,無所不知也無所不能。以前,並不知,最佳導演獎,有多偉大,千導讓我認識到導演在一部戲的重要地位。無怪乎,喜鬧的一群,排戲時,在千導面前,個個是戰戰兢兢,不苟言笑。

結行感言說:以為劇務是件容易輕鬆的差事,沒想到,劇務依然那麼重要。丁老師一席話下來,忐忑心油然而生。不經一事,不長一識,或說「吃米不知米價」,這樣説,或許過重。而分秒必爭,讓戲曲簡約緊湊,正是它餘音繞樑回味無窮的魅力處。看戲的不會知道布幕下的忙碌情形,但他會知道一幕幕之空白處有多長,這個時候,導演心情是:希望手上有支仙女魔杖。

有情世界,千變萬化非常豐富。從千導身上,可以看到,她不但要演員演活劇中人物,更想讓他們演出自己不一樣的飛揚 珍珠 包總,依演員對話習慣再修改劇本,可窺見一二。再看到,飛揚(他們戲稱他為肥羊)為了入戲,緊繃到排戲後癱瘓模樣,包總同修說:看到不一樣的另一半(因自己同時間上劇務課程,只能參與部分排戲),排戲後,又各別約定小型、大型的加排,千導連演員的身材體型都要求,真正領會到參與演出的師兄師姊認真的態度,及辛苦的一面。

2014年,自己因女兒推薦,參加福智2014企業營,第一天就因為觀看「我就這樣過了一生」,有感於:我不就是飛揚嗎?今年,因緣際會,能參與「我」劇的演出(主要擔任劇務),也才能進一步瞭解到台上演出的辛苦。

我見我聞宜蘭北后寺共學行

能有機會到宜蘭北后寺參訪,心存感激,尤其有機緣參與本次共學盛會。

如果未到北后寺,光憑這三個字,感覺是三、五百年的老寺廟,一定是古木參天。那天(2015/06/06)是三個單位—民生社區楞嚴經研習班、頻陀學苑、華嚴精舍合辦的一個二天一夜的校外教學,也就是把平常在各自的教室,搬到宜蘭北后寺共學。

三個各自的學佛單位,在一起共學,是頂新鮮的一件事,尤其就在好山好水的宜蘭,一處新建的北后寺舉辦。參與學習的並加入北后寺當地的志工及臨時慕名而來的社會知名人士,楊教授的「意有所指」,臺下的則「各取所須」。

與不相識的人共學,正是修行的好機會。平常上課,都已熟識,串習讓我們無法在同行善友處更多學習。看到不同的一群人的舉止,讓我們學習更多的弟子相。

生活環境,會改變想法。一直以為,鄉下裡的水溝已經沒有生物了,常聽說:農藥使用過量。一躺經行,卻又改變了錯誤的印象。水是那麼清徹,水中游魚、田螺,還是兒時的記憶,稻田裡還是有小魚啊!池塘裡,野鳥覓食,農舍前水溝,仍看得見洗衣服的設備。台灣仍然是那麼美麗,我們對台灣,不應該那麼沒有信心。

修行總是在生活中,福慧雙修,這一躺,法喜充滿,感覺學佛路上,有所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