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向蘭嶼

已經是人稱老翁了,才第一次真正航海。

出生四面環海的人,卻對航行一無所知,真是羞慚。

「綠島小夜曲」哼了半個世紀,初見面,沒有半點哀傷。只是,踏進「綠洲山莊」的牢房,卻渾身不自在,就退了出來,只怕是不想接觸古老的可怕記憶,像我這樣的年紀。

那綻藍才是我所愛的,生平第一次,這麼地親近。

綠島人權紀念碑 濛濃蘭嶼 蘭嶼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