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7-ELEVENT

現代旅行很方便,7-ELEVENT取代了雜貨店,而且設立了簡便的餐桌,架上的食品、飲料任君選擇,空調設備雖不如高級飯店,欲也讓人不須在路邊攤挨熱,到澎湖旅遊如此,今天到鳳山依舊如法泡製。出外旅遊總是想放輕鬆,生活不必那麼緊輟,太太常笑稱:早餐上五甲大飯店囉!

五甲大飯店雖不是什麼高級大飯店,欲是當地的古厝,昔日從它的廣場前走過,總是多看它幾眼, 不知什麼時候它已改成7-ELEVENT,雖經改裝,卻也還保留古厝的一些特色,置身其間有如置身古代與現代之間, 尤其第一次看到綠色的「水拹仔」,當場就在那裡把玩許久。仿彿就像時光倒流,回到孩童時代。

台灣夢幻島-澎湖

年輕時的夢想
澎湖是我年輕時就想去的地方,這幾年,一直想著要去看看,孩子都去過了,因此樂於為我安排一次澎湖之旅。

澎湖鳥瞰
澎湖鳥瞰
第一次印象
下飛機,沿途景觀,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宮廟多、綠色草皮多,有許多的新建物,尤其二崁、花宅兩聚落,乾乾淨淨,印象非常深刻。

澎湖天后宮
澎湖天后宮
菊島的稱呼
為什麼是「菊」島,「天人菊」之島,澎湖各島,普遍出現「天人菊」,是人為或是天然,就無須考究。

澎湖天人菊
澎湖天人菊
黃金海岸
去過蒔裡、山水兩處沙灘,都很美,聽說溢門更大更漂亮,錯過了,下次再來。黃金沙灘是由千千萬萬的小貝売形成,非常乾淨美麗,也聽說吉貝更大。

澎湖黃金海岸
少時記憶
忘了那時的記憶,天后宮前面有棵大榕樹,第一天到馬公的天后宮已是下午二點,太陽很大,天后宮重新整修並不讓我失望,前面那棵榕樹卻是讓我失望好久,倒是老伴提醒說應該不在這裡,詳閱了導覽圖,才知在通樑,通樑古榕,在跨海大橋附近,記憶裡竟然相差許多。

澎湖雙心石滬
澎湖雙心石滬
馬公與媽宮
戰後,台灣很多地方都被更名,澎湖大概也不例外,小時候常聽母親掛在口上的大貝湖改為澄清湖,我的家鄉三塊厝改為三家村,聽說朋友家鄉王宮也被改成王功,仔細聽當地稱呼地名,還是媽宮居多。

澎湖媽宮
澎湖媽宮

台灣人吃不到台灣漁民捕到的魚

 

由於參加小吃工會一天旅遊行程,得有機會登上龜山島,很久就響往的地方。這躺龜山島之行,讓我感覺台灣旅遊素質確已提昇烏石港的船還是很新,賞鯨與島上導遊分開,從導遊解說中,可知已受一定程度的訓練,一路是驚奇連連,而最讓我耳目一新的是登島導遊的額外交談是:台灣人吃不到台灣漁民捕到的魚。

我出生嘉義東石,從小吃魚成為習慣,但不曾記得從那一年開始,總覺得魚的口味不對,喜歡吃的白帶魚、虎漫都在菜市場絕蹟。而原來台灣漁民因為外銷中國的價格相對內銷台灣穩定,獲利較豐,所以大部份都銷往中國及台灣餐廳,台灣菜市場反而是中國來的劣等貨。

 

航向蘭嶼

已經是人稱老翁了,才第一次真正航海。

出生四面環海的人,卻對航行一無所知,真是羞慚。

「綠島小夜曲」哼了半個世紀,初見面,沒有半點哀傷。只是,踏進「綠洲山莊」的牢房,卻渾身不自在,就退了出來,只怕是不想接觸古老的可怕記憶,像我這樣的年紀。

那綻藍才是我所愛的,生平第一次,這麼地親近。

綠島人權紀念碑 濛濃蘭嶼 蘭嶼文化

紫蝶幽谷探密 PURPUL BUTTERFLY VALLEY DISCOVERY

有蝴蝶的記憶,打從小時候鄉間村落柴火堆(註一)追逐蜻蜓開始。那時候,大都是像黃蝶翠谷的小黃蝶,偶而飛來色彩艷麗不一樣的鳳蝶,我們一群野孩子拼命地追得上氣接不上下氣,只是它並不像蜻蜓,可以躡著腳,靜悄悄地從後面,捉住它們的尾巴。

當台灣人們,忙於國際貿易,把一堆堆工業產品推向國際的當兒,顯然「蝴蝶王國」這個名詞,老早遠離這個國度。能夠把這個名詞還瑯瑯上口的,一定是上了把年紀,但也是這一群,見證了台灣蹣跚地葡匐前進。還依稀記得,那時候,田野裡,到處都有蝴蝶飛舞,觀光景點,到處可買到各式各樣的蝴蝶標本製品。

也不知是科技發達,農民開始大量使用農藥,亦或是外貿生意,縱令捕蝶人濫捕,台灣開始邁進工業社會吧!蝴蝶開始從人們記憶中褪去。不知什麼時候,住在蝴蝶王國的人民,想看蝴蝶的時候,開始必須購買門票,進到蝴蝶園裡,才能欣賞蝴蝶。還真有一段時間,生活在蝴蝶王國的人們腦海裡,不算短的蝴蝶空窗期。沒有人想提它,沒有人記得它。蝴蝶王國的人民,只關心外匯存底、GNP、 GNI。而我這位有一把年紀的人,也已忘掉小時候大自然的那幅景像,成天坐在電腦桌前,得意於能與世界接軌,傲遊於網際網路之間。

說也奇怪,一個嶄新的2008年剛剛開始,我接到一封邀約電子信件(Email),好友陳榮欣找我去賞蝶。這封信涼在一邊很久,怪就怪在一直沒有被砍(註二)。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吧,賞蝶活動的前兩天才急急忙忙報了名、繳了費,而且多虧好友幫忙保留名額,才得有機會尋幽探密啊。也因為這份福氣,得以見識到真正滿山滿谷的蝴蝶,福份在一念之間,稍縱即逝。

參加蝶會舉辦的這次「97幻色之旅」,一連三天兩夜,其中,黃蝶翠谷、得恩谷石板屋、藤枝國家森林遊樂區…的豐富行程,不在話下,而最撼動(Shock)我內心深處的,卻是茂林國家風景區(Maolin National Scenic Area)的紫蝶幽谷(PURPUL BUTTERFLY VALLEY)。行前,蝶會給我們Email一份行前通知,該帶的都已齊備,只有圖鑑(註三)沒帶。在參與活動間,才知道,我是團員中對蝴蝶最菜的幾個人之一。事後,我卻慶幸,因為對蝴蝶的無知,但卻對它保持赤子之心。一路上,我沒有做筆記,只有用心看、用心去感受、讓蝴蝶感動自己的心靈。現在,我把它用文字表達出來,希望更多的台灣人們以及世界上的各國人們,知道,台灣雖然曾經忘掉這些美麗的蝴蝶,現在又把它找了回來,而且百般呵護,建立保護區(註四)。在保護區內,保護了蝴蝶食草,保護了蝴蝶,還喚起了魯凱族的美麗傳說(註五),這種傳說,重燃人與物之間的愛,台灣不再只是爭名奪利的邪惡之島。

紫蝶幽谷讓人著迷,是蝴蝶數量非常之多。行程的第二天,離開得恩谷石板屋,快到達一處幽谷(註六)的途中,道路兩旁,全飛滿了紫蝶幽谷特有的紫斑蝶,車上有人開始尖叫。我們的車子,在一處停車場停了下來,團員們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的衝下車,往幽谷深處直奔。有經驗的團員,還打了傘(註七)。我們下車之前就被告知:越過水溝,不得捕蝶。第一次看到這個景像,好像進入夢幻世界,蝴蝶在我身旁飛舞,直覺自己也將化作仙子,往上飄浮。領隊豉勵我們再往前走,直到鐵絲網(註八)處停了下來。當天真的幸運,天氣非常好,紫斑蝶飛舞時,反射陽光,出現幻色,非常美麗,這是紫蝶幽谷另一個讓人著迷之處。放眼望去山谷,蝴蝶如浪濤般排山倒海而來。直飛到我眼前,那幻色叫我呆在那邊許久,直到團員有人拍我肩膀,才讓我回過神來。紫蝶幽谷,約有九成以上為小紫斑、端紫斑、圓翅紫斑、斯氏紫斑這四種紫斑蝶,管理處還製作了看板來介紹它們,另外編了口訣:小紫點一邊 圓翅兩邊點 斯氏有三點 端紫亂亂點。佔少部份的青斑蝶,停在我的手背上,讓我端詳它的美麗斑紋,非常可愛。一伙轉到另一處幽谷,樹上掛滿了蝴蝶,形成了所謂蝶樹,非常壯觀。

回到車上,領、副領隊解說蝶會幹部及義工標放、捕捉、記錄紫斑蝶的遷移作業與部份研究資料。最讓我們感覺訝異的,莫過於紫斑蝶的存活時間可超過半年。根據蝶會不斷地標放、捕捉研究,紫斑蝶的遷移旅程超過150公里。而且每年至少有三次大規模遷移(註九),大規模遷移所形成的蝶道,已引起環保及政府官員的重視。由於標放及捕捉作業,須要大量的人力及非常多的統計資料,目前捕捉到的有效樣品數,仍未能連結成完整的線與面,紫斑蝶遷移之迷,還有很多可努力的空間。愛護這塊土的人們,請趕快投身參與,加入蝶會、義工行列,甚或提筆創作,都會讓紫斑蝶更加溶入我們日常生活,讓台灣更有文化氣息。最後,我們回到管理處,觀賞影片,從影片中得知部份為蝴蝶貢獻心力的原住民與漢人。美麗的背後,都典藏著鮮為人知的事蹟,這一群默默工作的無名英雄,值得我們景仰與推崇。

註一:柴火堆—小時候,沒有瓦斯(Gas天然氣)可用,我們村莊村民,大多燃用甘庶葉、頭,追逐蜻蜓的日子,大都是夏天,農民們會將這些柴火放在曬場,蜻蜓蝴蝶會在上面飛舞或停留。

註二:作者成天待在電腦前,最怕的是垃圾信,因為成天靠電子信件連絡,垃圾信太多,我們必須在一堆垃圾信中找重要的信件。常不小心刪掉重要的信件。

註三:圖鑑—指蝴蝶圖鑑,行前,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要帶的圖鑑。

註四:我們政府為蝴蝶劃分為三個區域來管理,核心區域禁止人員跨越,賞蝶區域准許賞蝶但不得捕蝶,其他區域不限制。

註五:魯凱族相信:蝴蝶永遠會為族人帶來好運。

註六:紫蝶幽谷並非地名,分佈在南台灣的高雄、屏東及台東縣中低海拔山區,…,其中最密集的茂林地區已知有四處…。每年冬天,保守估計至少有超過百萬隻紫蝶會乘滑翔翼般造型的紫翅膀,來到南台灣魯凱、排灣族人的聖山-大武山腳下溫暖避風的山谷,形成越冬集團「紫蝶幽谷」,和墨西哥「帝王斑蝶谷」並列為前世界兩大規模「越冬型蝴蝶谷」。(本備註錄自交通部觀光局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紫蝶幽谷簡介-Leaflet)。

註七:管理處在幽谷設置噴水裝置,蝴蝶因為須要吸吮水分燃燒脂肪,會往噴水處聚集。

註八:鐵絲網—鐵絲網外就是禁區,禁止人員進入。

註九:根據管理處資料,3次大規模遷移現象:初春北返—紫斑蝶越冬後期3月到4月,於清明節前後。二次遷移—新羽化第一代紫斑蝶,約5月到6月,端午節前後。南遷渡冬—約9月到10月前後,國慶日前後,群聚南台灣山谷越冬。

蝴蝶 Butterfly

小紫斑蝶 陳盈君攝
台灣蝴蝶王國已從人們記憶中逐漸淡忘,但仍然有一群志工,默默地為蝴蝶保育工作努力。以他們有限的資源,希望把美麗的自然生態,介紹給社會廣大群眾,也傳承給下一代。
他們對蝴蝶,從門外到如數家珍,從一無所知到國外取經,從幼蟲、結繭、成蛹、成蟲,團員裡面不少已成蝴蝶專家。這個團體,成立雖短短七年,會員不到300,而卻成就非凡。這一群可愛的人們,他們從事的雖然是最燦爛的蝴蝶工作,卻寧願從最基本的生態講座、專題研習著手。沒有浮華的宣傳,只是愈步愈趨,雖然如此,由於這個團體的努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們,也才知道台灣蝴蝶的遷徙路徑,進而讓政府改變諸如道路、停車場等規劃。現在,他們又繼而走入鄉里(註一),準備讓蝴蝶飛進您我家裡的客廳,讓它帶給每個家庭快樂與幸運(註二)。如果您還未曾關心過這一群默默工作的志工,連結它吧~ http://www.butterfly.org.tw ,如果時間允許,那就加入他們,或者給他們掌聲,寫張電子信鼓勵他們,一張短短的信函,肯定讓這群人眉飛色舞三天三夜,不要吝嗇您的讚美,趕快行動。
註一:蝴蝶學會舉辦台北市劍南蝴蝶步道義工團隊培訓已到第四期
註二:魯凱族人相信,蝴蝶會帶給人們幸運。
註三:照片由志工陳盈君小姐所攝,本文作者剪輯。